Home 校友会 南开新闻 吴大猷 中国物理学之父
吴大猷 中国物理学之父
Written by nkhao,
Views 4985

  “南开四吴”传承祖辈书香

  吴大猷出生于1907年9月29日,祖籍广东省肇庆市高要县水坑乡(今鼎湖区水坑村),被尊称为“中国物理学之父”。

 

吴大猷 中国物理学之父
来源: 南开新闻网  发稿时间: 2006-08-06 09:49
  吴大猷的祖父吴丹桂乃“粤东时贤第一人”,生于清咸丰五年(1855年),二十一岁应考秀才,名列第一;二十四岁乡试中举;光绪十五年(1889年)殿试中进士,任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国史馆协修、功臣馆纂修等职;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任记名御史。吴丹桂尤喜宋名儒学,慷慨好义,热爱桑梓。甲午战争时,倡办团练,对内维持治安,对外抵御日敌。瘟疫流行时,又倡设衷圣医药局,施医赠药。1899年,吴桂丹联合同僚制止两广提督苏春元拟设赌场筹款作军饷,深得乡民称赞。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吴桂丹病逝于京邸,享年四十八,归葬于高要白土岭脚村虎山。

  吴桂丹生有四子四女。长子远基,清光绪拔贡生,署河北曲周县知县,曾任天津旅津广东学校校长,又任高要县参议长,参与编纂高要县志;次子国基,是吴大猷父亲,清光绪举人,驻美国使馆随员,后被保奏为直隶州知州;三子绵基,国学生;四子配基,留学德国的工科博士,归国任胶济铁路工程师,讨伐袁世凯时应孙中山之召到广州制造炸弹,不幸爆炸牺牲;大女翊珊,曾任肇庆圣德女子小学校长、高要女子师范学校校长;三女敏墀,在香港创办梅芳女子中学,与黄埔军校教官陈继承(后任国民革命军军长等职)结婚。吴桂丹之侄吴铭基,广西省政府建设厅荐任技师。

  吴远基生有三子九女,其中,子吴大业为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芝加哥大学研究员,先后任南开大学、复旦大学、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联合国任要职;子吴大任,留学德国,英国伦敦大学硕士、德国汉堡大学研究员,先后任武汉大学、四川大学教授,南开大学副校长;三子吴大刚,北京军委测绘学院毕业,任山东石油大学高级工程师。国基只生有吴大猷一人。绵基生有子大立,到香港谋生,其生有二子,一名葆之,入嗣吴大猷,留学德国,在台湾从事化学机械工程;一名新之,在加拿大做医生。

  吴桂丹早年在肇庆五经里置有房产,在未出仕前,长期在肇庆教书,广育人才,桃李满门。其儿女诸孙,年少时多在肇庆就读,深受文风熏陶。吴氏十八世、十九世孙两代从事教育工作者达十四人之多,其中任校长的有四人。在这种书香环境下,吴大猷与其堂兄弟大业、大任、大立成为著名的“南开四吴”。

  坚贞爱情科学伴侣

  1928年冬,南开大学让正在读大四的吴大猷给一年级学生上实验课。一位叫阮冠世的小师妹,令吴大猷一见钟情。

  毕业前夕,阮冠世患了肺结核。亲朋好友劝吴大猷三思而行,冠世也怕拖累吴大猷,含泪提出分手。大猷却一再表示:“生活里如果没有你,我就不会幸福!”

  1929年夏,吴大猷在南开大学物理系毕业,恩师饶毓泰教授安排他留校任教,讲授近代物理学和力学。1931年春,大猷获得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乙种研究奖学金,便赴美国密西根大学物理系求学。而冠世因获得纽约Elmira女子学院的奖学金也赴美深造。

  在美国冠世依然生病,药费开支大。有单位要突击完成一项工程研究,吴大猷每晚八点到实验室,一直干到次日清晨6点,走出实验室就去上课,吃过晚饭又匆匆来到实验室。每晚工作10小时,一连干了三天,共挣了15块美元。

  1932年,吴大猷在美国获得硕士学位,阮冠世也转来密西根大学。经多次研究,大猷把红外光谱仪的直线狭缝改为弯形,提高分辨率。这发明后被制造红外光谱仪的帕金?埃尔末工厂采用。一年后,大猷完成了重要的博士论文,提出:“周期表里因为5f电子填入,会不会产生第二个稀土族”。当时量子力学还是新学科。大猷用新的巧妙数学方法,论证在铀92附近要开始第二个稀土族元素。这结论有非常重大的意义。此论文发表八、九年后,为了制造原子弹,美国急于了解比铀更重的元素有什么化学性能,尤为重要的是Np-93与Pu-94。西博格博士于1951年获得诺贝尔奖就是因为他掌握了Pu-94的化学性能。 1989年,西博格博士见到大猷,高兴地说:“当年能获得诺贝尔奖,应该归功于你的论文。”世界学术界将吴大猷称为“锕系元素研究先驱者”。

  吴大猷获得密西根大学博士学位,再次获得中基会的乙种研究奖学金。他留校研究原子及分子理论和实验,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剑桥、哈佛及麻省理工学院、加州理工学院进行了原子和分子光谱学方面的科学实验。

  1934年夏,应北京大学理学院院长饶毓泰之邀,吴大猷只好将冠世留在纽约疗养,自己先回国。大猷在北京大学任教的三年里发表了15篇重要论文,把新的量子力学介绍到中国。

  在冠世回国后,吴大猷执意向病床上的冠世求婚,同时告诉母亲,说患肺病的女友可能不生育……母亲惊呆了!同事师长都劝大猷要慎重对待婚姻大事。而大猷说:“生活里如果没有她,再大的功名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幸福可言。”“她正处在最需要关照的境地,无论如何我都不能抛弃她;而结婚,是我今生能够照顾她的惟一方式。”吴大猷的话掷地有声,母亲只得让步了。1936年9月,八年苦恋的有情人终成眷属。

  几十年来,吴大猷与阮冠世相濡以沫在科学征途上并肩前进。1970年,阮冠世凭着超人毅力,以60岁之龄获得生物博士学位;1979年12月,因病辞世。大猷悲痛地说:“她走了。使我失去七十三年生命中五十二年的伴侣。”

  被誉为“中国物理学之父”

  1940年,在南开大学吴大猷用英文撰写了第一部专著《多分子的结构及其振动光谱》,受到恩师饶毓泰的器重。这本书阐述了分子物理学的重要理论,在学术界享有很高声誉,成为国际上该领域的经典专著。其后,吴大猷带着杨振宁、李政道等前往美国深造,他的事业也逐渐走向了巅峰。

  上世纪60年代初,吴大猷开始从事电离体物理方面的研究,应邀去瑞士洛桑大学讲授气体和等离子体物理学。大猷在加拿大工作了14年,发表论文 50篇。1963年,吴大猷辞掉加拿大国家研究院的职务,到纽约布鲁克林理工学院任物理学教授。1965年秋,转到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任物理学和天文学系主任。后来,大猷就任台湾“中央研究院物理学研究所代所长”,1967年任台湾“科学发展指导委员会主任”和“科学委员会主任”,每年两次回台湾工作五个月。

  1983年,吴大猷卖掉在美国的房屋,回台湾全身心致力教育和科学事业。这一年,由蒋经国指定,吴大猷被任命为台北“中央研究院院长”。第二年,吴大猷又出任台湾“中华教育文化基金会董事长”。他主张科学研究与政治分开,加强两岸的学术交流。

  在吴大猷80寿辰之际,人们将他的119篇论文汇集成多册的《吴大猷文选》出版。吴大猷获过许多殊荣: 1939年,获得中央研究院丁文江奖,1943年获教育部科学研究著作一等奖;1948年,被选为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1957年,成为加拿大皇家学会会员;1967年荣获Chai-Hsing基金奖;1984年获有“亚洲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律宾拉蒙?马格塞塞奖;1991年被授予密西根大学荣誉博士; 1992年获中国物理学会第一届特殊贡献奖;1998年获霍英东杰出成就奖。他被科学界誉为“锕系元素研究的先驱者”、“中国物理学之父”。

  弟子李政道杨振宁荣获诺贝尔奖

  1941年秋,吴大猷开始在西南联大教授古典力学,学生英贤尽出,如诺贝尔奖得主杨振宁,著名晶体力学家黄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电机系主任张守廉,美国西北大学天文物理系主任黄援书等。在古典力学课结束时,学生杨振宁写了一篇多原分子振动的论文。杨振宁因丢失这论文而一直烦恼,30多年后,却从大猷处惊喜地得到了该论文的原件。由此可见,吴大猷对于学生的科研成果是如何珍视。

  1945年春,吴大猷收了一名学生--18岁的李政道。李政道“求知心切,真到了奇怪的程度”,他几乎天天向大猷要比一般学生多得多的习题和读物,能够又快又好地做完习题,读完读物。大猷因风湿经常腰痛,李政道则利用替他捶背之机请教。大猷常向旁人夸奖这位奇才高足是“思维敏捷,大异寻常,前途无量”。

  抗战胜利后,吴大猷在昆明接到通知,要他与华罗庚、曾昭抡火速前往重庆。原来,国民政府要与他们商谈筹建国防科研机构。参谋总长陈诚、军政部次长俞大维在重庆亲自到招待所拜访他们。大猷力陈自己的看法:一切科学计划应由根做起,建议成立研究机构,培养基本人材,派员出国进修。大猷与华罗庚、曾昭抡拟定一份赴美考察方案。国民政府便选派了华罗庚(数学)、吴大猷(物理)、曾昭抡(化学)三位中国最有名的科学家带一些优秀青年赴美研修国防基础科学。华罗庚推荐孙本旺,曾昭抡推荐唐敖庆,大猷力排众议,将当时名不经传的学生李政道带着一同赴美(当时杨振宁已留美,黄昆已留英),这在科学史上成了一段佳话。其后,李政道得到国家奖学金,入美国的大学研究院深造,1950年获博士学位,后从事研究工作。而大猷的另一位学生杨振宁于1948年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1949年,进入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做博士后。杨振宁是理论物理学家,对基本粒子、统计力学和凝聚态物理学方面贡献最大。1956年,杨振宁同李政道合作,以“弱相互作用宇称不守恒”的论文获得1957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金。他们第一件事就是向大猷致电感谢恩师的培养。杨振宁的信说他有关对称性工作的研究,多可溯源于吴老师十多年前介绍群论领域给他的启迪。此后,在许多场合,杨振宁一再表示,对他工作的最大影响,是大猷引他进入群论这个领域。而吴大猷在撰写《回忆》一书道:“近年来,李、杨成就卓然,国人常提及二人为我的学生,并以李与我的机遇传为美谈。实则我不过是适逢其会,在那时遇上他们而已。譬如两粒钻石,不管放在哪里,终还是钻石。”

  四次回故乡肇庆

  吴大猷获得许多殊荣,但始终不忘自己故乡,不忘自己是肇庆人。1998年12月1日,吴大猷应邀到肇庆西江大学举行座谈会,一坐下,他就说:“我是广东高要县水坑人,原籍是广东肇庆。”

  吴大猷曾四次回过故乡肇庆。第一次是1915年春。吴大猷的伯母丁氏病逝,吴氏一家二十几口从天津举家迁回广东。因伯父吴远基德才双馨,被高要乡绅和广州省府的官员极力举荐为高要县参议长。吴大猷跟着家人返回肇庆。阅江楼西侧有一所小学,名叫阅江楼小学,吴大猷在这所小学读过一个多月的书。吴大猷时年11岁,提及当年在家乡读书的这段时日,大猷对童年的往事记忆犹新:忘不了常常站在阅江楼上眺望滚滚东去的西江水,忘不了教国文课的陈汝发先生如何指点着中国地图上地理课,忘不了与堂兄弟一起到七星岩玩耍的童稚野趣。他记得与小兄弟徒步穿过城区,沿着田基往北走,沿途在草丛中捉蜻蜓、抓蚱蜢,“记得七星岩岩洞很深很阔,洞壁上有许多石刻。”

  吴大猷第二次回肇庆是在1929年夏。当时,吴大猷以“极其杰出”的成绩在天津南开大学物理系毕业,恩师饶毓泰安排他留校任教。暑期,大猷由天津乘船经香港、广州,回到故乡肇庆。与阔别8年的母亲重逢,到该月中旬,才拜别母亲,返回南开中学任教。

  吴大猷第三次回肇庆是在1934年夏。身在美国的大猷接到北京大学理学院院长饶毓泰寄来的聘书,邀请他到北大任教,大猷只好将爱侣冠世留下疗养,自己先走。8月中,他从旧金山乘船抵上海,经香港回到肇庆,这次大猷把母亲从故乡接到北平,就任于北京大学物理系。

  吴大猷第四次回肇庆是在1998年。11月28日,吴大猷由台湾经香港回大陆,到广东番禺南沙参加首届霍英东教育基金奖颁发典礼,接受霍英东先生颁发的(中国地区)杰出成就奖。陪同大猷回大陆的有其子吴葆之、女儿吴吟之。11月30日,领奖后的吴大猷回到了阔别64年的故乡肇庆,受到故乡人民的热烈欢迎。大猷下榻于肇庆星湖大酒店。省市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先后探访了大猷。当时的肇庆市市长梁伟发向他赠送了誉满中外的地方特产--端砚,高要市政府则向他赠送了《高要县志》和《明珠生辉》大型画册。在故乡期间,吴大猷不顾九十高龄与旅途劳顿,在肇庆的家乡父老陪同下,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城区、阅江楼、江滨堤、七星岩……对家乡面貌的巨大变化赞不绝口。大猷对家乡的教育事业十分关心,12月1日上午,在肇庆市副市长黄三和等陪同下,应邀到西江大学 (现“肇庆学院”)参观,受到该校领导谢练高、邝邦洪及师生们的热烈欢迎。大猷以自己历尽风雨的人生经历与深切的感悟,向全校师生作了“以质立校”的讲座,在参观校园后,有感之余,他举笔挥毫,写下了“西江大学”的校名和“以质立校”的题字,并向西江大学领导赠送了《吴大猷作品集》。

  为海峡两岸科技学术交流作出杰出贡献

  吴大猷一生中有很长时间漂泊海外,但他对祖国大陆怀有深深的眷恋之情。他曾经给堂弟、时任南开大学副校长的吴大任写信,询问他曾经就读的母校近况。1992年5月17日,吴大猷在李政道夫妇陪同下,由台北经香港飞抵北京参加学术活动。这是吴大猷相隔四十六年后第一次重返大陆。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周光召教授等人到北京首都机场迎接,中国科协名誉主席周培源在宾馆看望了他。5月20日,大猷参观了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观看了中国加工的直线加速器部件,参观了北京正负离子对撞机实验室。5月21日,吴大猷和李政道一起参加在北京举行的首届东亚、太平洋、美国超导超级对撞机物理实验和技术研讨会。期间,吴大猷访问了三十年代曾任教的北京大学,北大校长吴树青给这位老校友授予“名誉教授”的称号。国务委员、国家教委主任李铁映和国务委员、国家科委主任宋健会见了吴大猷等人。

  5月31日,吴大猷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当代物理学家联谊会。这一天,江泽民、杨尚昆、李鹏等国家领导人在钓鱼台国宾馆会见了吴大猷,与他亲切握手。其后,江泽民等国家领导人与大猷等中外物理学家合影留念。大猷坐在前排杨尚昆主席旁边。

  6月5日,吴大猷由北京驱车百里,回到他青少年时代求学的故地--天津。南开大学校长母国光给他颁发了博士学位名誉证书,还送给他以前读书的成绩单。

  吴大猷来到南开大学校园内的堂弟吴大任家,见到堂姐吴明韶、堂妹吴明玖。漫漫岁月,茫茫海峡,隔不断兄弟姐妹情。吴明玖是专程从广东肇庆赶到天津的,她向大猷讲述家乡这几十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大猷非常留心细听,不时眯起眼睛,发出舒心笑容。

  吴大猷大陆之行的另一成就是促成了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于同年6月访问台湾。其大陆之行被称为海峡两岸科技界的一大盛事,打破了两岸科学界隔绝40多年的坚冰,从而掀开了历史新的一页。

  6月8日,六位大陆科学家谈家桢、张存浩、邹承、吴阶平、华中一、卢良恕抵达台湾访问,轰动宝岛。蒋纬国见到在东吴大学附中读书时的生物老师谈家桢,非常激动,好像返回60年前的中学时代。蒋纬国赠送一个电子钟给谈家桢夫妇。在钟的背后刻着:“我们只要一个中国,我们的愿望是每一个中国人都有过好日子的机会。”

  1998年11月底,由中国科学院安排,吴大猷以92岁高龄从台湾回到祖国内地,到番禺南沙领取霍英东颁发的杰出成就奖。随后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肇庆,应邀到西江大学作讲座和题字。肇庆市与高要市的领导给他赠送了端砚与画册等礼物。

  2000年3月4日,吴大猷因病在台湾逝世,这不仅是中国科学界的损失,也是世界物理学界的重大损失。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唁电中说:“吴先生毕生献身科学研究和教育事业,为中国科学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在世界物理学界享有盛誉。吴先生关心国家统一,致力于民族富强,并且为海峡两岸科技学术交流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为两岸同胞所赞誉。”肇庆市政府送去的挽联是:“誉满四方,魂归故里。”

  (来源:今日肇庆网采编:张丽)
编辑: 张丽
Published in : 南开及各地校友会, 南开新闻
吴大猷 中国物理学之父
Wednesday, 16 July 2008 01:38
Last Updated on Wednesday, 23 July 2008 11:10
 
Copyright © 2018 Nankai Alumni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