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校友原创 杂谈 从南开系列学校看中国大学的精英教育之路
从南开系列学校看中国大学的精英教育之路
Written by nkhao,
Views 5487
从南开系列学校看中国大学的精英教育之路
 
      5月12日发生在四川部分地区的强地震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损失,损失之严重为建国后之罕见,灾难发生后,社会各界纷纷投入了救灾援助,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南开校友们也纷纷捐款、出力积极帮助灾区人民,作为一名南开人对此深感欣慰。
近日收到纽约南开校友会转发的福建校友会林克武先生的一个邮件,邮件的大体内容如下:“四川地震,生命遭受重大伤亡,财产遭受巨大损失,很多学校被夷为平地。为帮助灾区重建学校,灾区学生早日重返校园,我们几家南开校友会准备发起"聚南开的爱心走进灾区,让世界多一所南开学校"的捐款活动,在四川灾区建一所四川南开中学。主要捐款对象为全球南开校友,也对非南开校友的爱心人士敞开募捐,请母校校友总会从中协调,四川校友会帮助落实。”
      我个人对于这样一个倡议是表示赞赏并会大力支持的,并且我有一个期待,那就是如果真的在灾区能够重建一所南开学校的话,我希望这所学校是私立的。南开系列学校建校伊始就是私立的,包括最初的南开中学,后来的南开大学、南开女中,以及抗日战争爆发后的重庆南开中学、四川曙光中学,当然我的这个期待并不是单纯来源于私立的南开情节,更多的是考虑到教育的效果和意义,教育的方式和体制应该多元化。
 
1、南开系列学校
     甲午之战,中国被日本打败,彼时就有个学者不服这口气。他以为中国只要有人,就可以富,可以强,可以与他国争衡;于是他发奋办教育。这个学者,就是南开学校的创办人严范孙。19世纪末年,列强争向中国“租”海港。彼时有个水师学生,奉令到威海卫去撤下中国的旗子,让英国人挂起他们的旗子。同时他在水师提督衙门前面,看见一个魁伟、整齐、洁净、雄纠纠的英国水兵,背着枪,昂首阔步,在那里来回走,旁边蹲着一个又小、又脏、又可怜的中国水兵,抱着个哈巴狗,毫无愧色地和那英国水兵指手划脚地谈天。这个学生,就不服气他所生的这一族,如此无出息!于是他立志办教育。这个水师学生,就是南开系列学校的校长张伯苓。
      1904年的中国还是私塾林立的时代,而成立于这一年的南开中学是中国近代的一所现代意义上的新式私立中学。南开因为中学的抗力还不够,所以才成立大学,张伯苓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研究高等教育(1946年被哥伦比亚大学授予荣誉文学博士学位),随后即于1918年,严修赴美参观考察,严修以半年的时间,或去美国大学旁听教育理论课程,或走访美国东西各地,对哥伦比亚大学、芝加哥大学、葛林奈尔大学、旧金山大学等学校的学制、行政管理、办学经费、教育教学方法及设备、图书情况详细调查研究,特别对美国私立大学教育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在美期间,他还与张伯苓一起广泛接触了中国留学生,如李建勋、郑宗梅、廖世承、汪懋祖、邓萃 英、王文培、傅葆琛、鲍明黔、张耀翔、凌冰、朱家骅、刘廷芳、侯德榜、邓以蛰、颜任光、张默君等。他们对美国教育的切身感受给予严修很多启发,严修还从这些留学生中为未来的南开大学物色骨干教师。1918年底,严修、张伯苓回到天津,1919年创立南开大学,创校之初,张伯苓校长聘请毕业于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的凌冰博士为南开大学首任大学部主任,规划全校教学。后来又创办了南开女中,至此形成了完整的南开学校体系。抗日战争爆发后,南开又在后方陆续成立了重庆南开中学、四川曙光中学,这一系列学校,无一例外地保持了私立的特点。而南开大学有一段特殊的时期,那就是在抗战爆发后,国民政府为了保存高等教育的实力,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大举南迁组成了举世闻名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南开系列学校作为新式学校的意义在于借鉴了以科学民主为旨趣的西方教育精神,密切联系中国社会实际,主张德、智、体、美四育并进;私立的意义在于教育的独立性,一个教育自主的南开学校形成了自己独有的培养方式和独特的课程体系,如果说南开在当时与众不同的学科设置拓宽了学生的知识结构,那么南开的课外活动则培养了学生的政治理想爱国情怀和人文追求,像“新剧团”、“自制励学会”、“敬业乐群会”等学生社团最多的时候曾经达到40多个。正因为南开学校的新式教育和自由民主、灵活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式,使当时的南开规模不大却是名师荟萃,南开大学成立之初便瞄准世界名校,广纳贤才,使教育理念能够尽快和国际接轨,南开学校培养出了大批的英彦才俊,产生了“国共两部长合力抬校长[1]”、“百年南开两总理[2]”的佳话,培养出了“微分几何之父-陈省身”、“中国近代物理之父-吴大猷”、“黄土之父-刘东生”等学术大师。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是一段特殊时期,虽然学校是国立大学,但是因为适逢战乱,国民政府没有精力对学校进行过多干涉,所以学校有很大程度上的办学自主权,联大有三位校长担任校务委员会主席:张伯苓、蒋梦麟、梅贻琦,前两位老教育家为了支持校长负责制一元化领导,公推年青的梅贻琦校长主持校务,他们二位退居二线,留守重庆,从国民政府教育部方面谋求对西南联大的实力支持。所以西南联合大学自始终至终都是由梅贻琦校长主政,实行了“校长负责制”。西南联大校务委员会中主管管理的职能部门的领导人,全部都是知名教授,其中包括常设的校务委员会秘书长、教务长、总务长、训导长、建设长等,全部由教授担任,由教授会民主推荐,校务委员会讨论通过,报校长批准任命,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教授治校。联大8年的短暂历史可谓成果璀璨,师生担任中国科学院、工程院院士共171人(学生92人),其中有杨振宁、李政道2人获得诺贝尔奖;赵九章、邓稼先、郭永怀等8人获得两弹一星功勋奖;黄昆、刘东生、叶笃正3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宋平、彭佩云等人成为国家领导人。
     私立南开大学和后来的新南联合大学都是小而精的学校。南开大学第一届学生只有96名,此后一直保持着极为适中的学生规模,南开虽小,却在张伯苓的感召下聚集了一批名教授,如邱宗岳、张彭春、李济、竺可桢、汤用彤、罗隆基等一批著名学者,还有后来任职西南联大的化学系系主任杨石先、法商学院院长陈序经、师范学院院长黄钰生、商学系系主任丁佶、化工系系主任陈克忠、中国近代数学的开创者姜立夫等等。西南联合大学办学8年来的毕业生约2000人,而教师却有350-360名左右,1939年度全校教授、副教达177人,联大的著名教授有吴大猷、周培源、王竹溪、梁思成、金岳霖、陈省身、王力、朱自清、冯友兰、吴有训、陈寅恪、沈从文、陈岱孙、闻一多、钱穆、钱钟书、费孝通、华罗庚、朱光潜、赵九章、李楷文、林徽因、吴晗等,师资力量极为雄厚。
      建国后南开系列学校均成为国有公立,虽然是当时历史条件下不可避免的必然,但是公立之后的南开确实丧失了很多原有的特色和传统,现在看来却是不无遗憾,此后的学科调整又使南开丧失了强大的工科,至今仍有很多校友对此扼腕叹息。有人评价说南开杰出的人才都是解放前培养的,南开人显然 对这种说法极为不屑,但是现状是,虽然解放后的南开也是英才辈出,但是其中确实没有能与前辈大师比肩的。
 
2、李政道先生论普及教育与精英教育
      2008年2月份,南开大学校长饶子和院士率代表团访问哥伦比亚大学,我有幸陪同饶校长拜访了著名华裔物理学家、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先生,访谈过程中李先生说了这样一句话:“中国的大学其实已经够好了,像北大、清华、南开都是很好的学校,但是问题是,中国的大学还是太大了。”
      在李先生的指点下,我们对美国大学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美国的大学可以分为两大类(英国也类同),一类是公立的学校,资金支持主要来自政府,这一类学校规模都比较大,因为是公立的,需要承担起对州和美国国民素质教育的责任,要让美国几乎所有的民众享有接受高等教育的权利,所以规模不能小,而且学费较低,但是公立、规模大并不等同于水平差,像加州大学系统的四个分校,虽然规模很大,但都是特别好的学校。
      另一类是小而精的学校,大多为私立学校,像常春藤8大盟校,这些小而精的私立学校承担起美国社 会高精尖人才的培养任务。这类学校学费昂贵,资金支持主要来自于社会捐赠,但是近些年情况有所改变,这些学校为了争夺更好的生源,会为一些家庭困难的优秀学生免除学费,甚至给予奖学金支持。小而精的意义在于学生人均享有更多的资源,资源包括软件资源和硬件资源,软件资源如学生和教师的互动、和名教授的接触机会,硬件资源包括仪器设备、图书等。私立的意义在于这些学校有治校的自主权,在长久的历史积淀下形成了自己的传统,各有自己的一套独特的培养方式,能培养出美国社会发展需求的各类人才,像哥伦比亚大学,对本科生实行通才教育,学生可以趣随意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程,但是却保持着美国大学中最严格的核心课程,这是所有哥大本科生都要通过的,公认在常春藤盟校中最难的两门基础课:“当代文化”和“人文文学”,就是核心课程的基础,学生毕业后回忆起来,却一致认为自己在核心课程中受益最深。
      中国的名校其实都是很好的学校,但是问题在于规模过大,没有小而精的一类学校;二是这些名校的育人模式、课程体系几乎是同一模式,培养的出来的人才也都是同一类型的,教育部的学科评估似乎更助长了这种趋势。
      其实小而精的学校并非必须私立,李先生介绍说,法国的这类小而精的学校却是公立的,政府给予这些学校足够的资金支持,但是不得干涉学校的教学。所以本质上说,这类小而精的学校有两个本质的特点,一是有雄厚的资金支持;二是教学独立自主,对学生的培养有独特有效的方式。
 
3、中国精英教育的探讨
      对于现在的中国来说,普及教育和精英教育都还有待进一步完善。对于普及教育,现状是无法保证每个孩子都能有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
      对于精英教育,国内的名校规模又偏大,虽然国家给与了大力支持,但是学校拥有的资源和世界名校相比仍有交大差距,人均比较起来差别就更大;二是,教育模式类同,无法培养出社会需求各种类型的人才。中国的世界名校建设之路还很漫长,英美和法国的模式都有很重要的参考价值。美国的私立学校资金主要来源于社会的捐赠,而中国的现状是没有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捐赠传统,捐赠还往往限于富豪阶层,而且也不是所有的富豪都有乐捐意识;其次,相关的法规体系也不健全。相比较而言,法国的方式或许更适合中国的大学。需要政府给予一定数量的高校更大的资金支持,并且逐步放松对这些对这些学校的管制,让这些学校根据自身特点自由发展,在一定意义上实现教授治校;另外,高校也要提高自己在社会上凑集资金的能力,来保证自己能有雄厚的资金来改善学校的软硬件条件。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形成中国高校的群星璀灿,才能使中国的名校在追赶世界名校的路上步伐更快一些。

--------------------------------------------------------------------------------

[1] 这是第二次国共合作中的一个插曲,时任国民党中央宣传部长的吴国祯和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周恩来都是南开学校的毕业生,他们在抗战后方遇见张校长,然后一起给张校长抬轿子的一段故事。

[2] 百年南开两总理是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总理周恩来和现任总理温家宝。
Published in : 校友原创, 杂谈
从南开系列学校看中国大学的精英教育之路
Tuesday, 22 July 2008 21:42
Last Updated on Sunday, 22 March 2009 11:24
 
Copyright © 2019 Nankai Alumni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