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校友原创 杂谈 七十年过去了 有几个中国人知道……?

登录

相关文章

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mod_vvisit_counter
mod_vvisit_counterToday602
mod_vvisit_counterYesterday898
mod_vvisit_counterThis week2858
mod_vvisit_counterThis month17856
mod_vvisit_counterAll2219034
七十年过去了 有几个中国人知道……?
Written by 佣兵自重,
Views 3646

    现在看来,不能拿圣人的标准去衡量政客了。  政治是无情的,甚至是残酷的。喉舌是机械的,甚至是麻木的,有时毫无公允和客观可言。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同盟国二次大战中国战区最高司令是蒋介石。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内战中“恶贯满盈”的“中美合作所”在抗战中是盟军重要的情报机关。有几个中国人知道被影视作品塑造成恶魔的张灵甫是抗战名将,曾经在抗战中丢了一条腿。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抗战中唯一全歼日本师团的战役-万家岭大捷。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歼敌13余万人的三次长沙会战。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被吹的神乎其神的平型关大捷是平型关战役的一部分,而平型关战役又是太原会战的一部分,没有国民党第二战区的配合,哪来的所谓“大捷”。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抗战中被日本人认为仅有的两次中国军队的勇猛程度要超过自己的战役之一的桂林保卫战(另一次为昆仑关战役日军第5师团被中央军第5军击败)。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随枣会战中士兵以血肉之躯与敌人坦克相搏斗,官兵竟攀登敌人的坦克之上,以手榴弹向车里投掷,作战之勇敢与牺牲之壮烈,笔难尽述。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抗战期间战线最长的会战-武汉会战。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在武汉曾经上演了一场规模仅次于英德伦敦空战的武汉空战,有几个中国人知道宋美玲女士为鼓舞官兵士气五次赶赴武汉前线差点被日本人炸死。七十年过去了,大家只知道毛泽东的论持久战,却不知道在他之前已有不少人提出过类似的理论,其中就包括蒋介石(31年)和蒋百里(36年),毛只是借鉴后加以改进(38年)。
  七十年过去了,也许中国人从来就没有认真的想过为什么作为中流砥柱的领袖在抗战期间除了一篇论持久战和几次讲话外几乎没有其他作为。他从来没有上过一次抗战前线,从来没有直接或间接的指挥过一场对日作战?(说的漂亮不等于做的漂亮)
  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发出过这样的疑问:55年授衔的共和国将帅们都少有抗战的经历。而国民党高级将领几乎个个与小日本干过。七十年过去了,在大陆的主流媒体和教科书上没有把抗日战争的所有战役完整的介绍过一次,甚至连起码的大事记也没有。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看过日本的投降书?难道就是因为上面写着大日本皇军向国民政府投降向蒋委员长投降之类的字眼?七十年过去了,有几个中国人知道8月15日对这个百年来饱受屈辱的国家意味着什么?七十年过去了,也许我们自己对那场战争都已经遗忘的差不多了。在一次纪念抗战六十周年的访谈节目中中央台邀请到了几位飞虎队,那几位老飞机员显然有点“不识时务”,大谈特谈当时怎么与国民政府和国军合作抗日的,说的是口若悬河,激情澎湃,丝毫不顾忌中国执政党的脸面。也许是谈的太多了,于是主持人插话,问他们当时有没有听说“延安”“¥¥党”和“毛##”,那些傻了巴几的美国老兵一个劲的摇头,场面有些尴尬。这个节目在中央九套播出过,看过的朋友应该都清楚。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白严松在台湾访问连战时的情景,当连战谈到抗日的时候紧张的气氛再次出现,我们的小白拼命将连主席的话头打住,场面甚是好笑。我想问一句:难道抗战的历史真相就真的那么可怕?真会威胁到政局的稳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恐怕我们过去的宣传真的是有“问题”了。七十年后的今天,大多中国人只知道平型关、百团大战,卢沟桥、台儿庄、再加上南京大屠杀,要知道这几场的作战都是中日战争中的次要作战,甚至连会战都谈不上。假如中国人自己都搞不懂抗日战争的历史的主流与重心,日本人当然也就乐得敷衍混过了。假如中国只靠「麻雀战争」、「地道战」、「地雷战」来对抗日本的大军,中国哪里会有出席开罗会议、发表波茨坦宣言、成为联合国创始四强、以及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与资格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去年诺曼底纪念仪式上佩戴着勋章,意气风发的二战老兵.
  究竟是什么使我们一次次把阶级矛盾凌驾于民族矛盾之上。难道所谓的“意思形态”真的能把中国人的心理扭曲到如此地步.往者虽已逝,来者犹可追。那些国军的抗日老战士应该得到尊重,哪怕是迟到的尊重。这份记忆属于他们,也属于这个国家,属于这个民族,属于子孙后代。但我们错过了,错过了最后弥补遗憾的机会。也许是出于某种压力或心理,对那场战争我们正在遗忘,而且是有“组织”的,有“选择性”的集体遗忘。
  七十年过去了,我们都应该扪心自问一下.

一。平型关之役

日本帝国主义者的军队在华北各地不断挑衅行动,侵华阴谋,日益露骨,更於民国二十六年(1937)六月二十五日起,在北平郊外的卢沟桥附近一带地方开始长期性的军事演习,一时气氛紧张,国人洞见日人图我日亟的野心,莫不愤慨,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七月七日深夜十时後,日军在卢沟桥附近举行野战演习,捏造失踪一名士兵,作为炮轰宛平县城,武力侵犯中国的藉口,我守军以守土有责,为捍卫国家,奋起抵抗,激发了中华儿女、黄帝子孙的怒吼,迅即展开了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最壮烈、最艰苦的抗日圣战,这就是所谓的「七七卢沟桥事变」。

日军侵犯华北,天津、北平先後沦陷,又沿著平绥铁路线分向南口、居庸关进击,掀起中、日两国的长期战争。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者,报仇雪耻正是我当年从军的心愿,此时参加抗日战争,更是实现夙愿的最好时机,因此我迫不及待的要加入这场抵御外侮的圣战。

二十六年抗战初起时,我十五军正在大别山剿匪,没有列入抗日军事战斗的序列,迨我七月中旬由庐山受训回来,因感於官兵爱国热诚,乃上电蒋委员长请求加入抗日战斗序列,终於获准,官兵万分兴奋,欣喜欲狂。八月初,奉命率领本军由皖北六安出发,集中汉口,而後由平汉铁路以兵车运输北上。当时我在汉口军次,曾经写寄一封信给家人,说明自己此次出征,决心杀敌报国,不灭倭奴,誓不生还。

八月上句,本军已全部到达安阳。十一日、接奉蒋委员长电令本军直开顺德、邯郸集中,主力驻於新乡、彰德之间。次日、我将此情形报知阎锡山,电文如下:

“限即刻到太原副委员长阎钧鉴:诚密。㈠真日接钱司令(军事委员会铁道运输司令钱宗泽)转示委座真侍参牯电:饬令职部所属两师,应直开顺德、邯郸间集中,不必在彰德以南地区停止等因,遵令六十四师向顺德集中,军部及六十五师各部向邯郸集中。㈡顷又接钱司令侵酉电:顷奉委座电话,贵军两师暂驻彰德、顺德一带,其主力应驻於新乡、彰德间等因。

“职率军部及六十五师直属部队,今抵鑪圳,拟布署情形,电陈於下:一、令六十四师捕充团、直属各营连,暂驻磁令一九二旅驻顺德,并派兵一营分驻邯郸、沙河;二、职率六十五师师部及六十师补充团、直属各营进驻彰德,一九四、一九五旅驻汤阴;三、除将各部队逐日动情形续电陈明外,谨陈。职刘茂恩叩。文亥参彰(德)印。”

十三日、阎复电云:「急…彰德刘总指挥鉴:文亥参彰电悉。兰密。贵军此来,至慰企盼。敌攻南口甚急,我军伤亡五百余人,敌死伤倍之。刘主席子亮(汝明)部亦在计诺坝,包台口一带予敌以重大之打击,知注并及。阎鍚山元戌参印。」

同日蒋委员长以战事紧急,电饬本军进驻石家庄。次日我将此情电知阎:

「限即刻到太原副委员长阎钧鉴:凌密。奉(豫皖绥靖)刘(峙)主任寒电转示委座元戌侍参京电,饬命职部开石家庄,接替第十(李默庵)、第八十三(刘戡)各师防务等因,遵令六十五师後运各部过彰不停,迳开石庄,六十四师各部在磁、顺各站候车北运,职率军部及六十五师师部直属营连,明日有车即进驻石庄,除情形续报外,谨陈。职刘茂恩叩。寒亥参彰印。」

本军北上,就在平汉铁路两侧,由城、石家庄到平山之间,沿滹沱河南岸构筑工事。此时我任第十三军团军团长兼第十五军军长,归大本营指挥。

八月十五日、南口失守:二十七日、张家口陷落,国军退守雁门关、平型关、阳方口(晋北要隘、在宁武县北二十五里)一带,晋北告急。

晋北,是泛指山西太原以北地区。山西省位於太行山以西,黄河以东,有长城、句注山蔽其北,风陵渡、砥柱山扼其南,可谓表里山河、四塞之区,有中原高屋建翎之势,素称天险,不仅在古代战争中是用兵要地,在现代战争中也是同样重要,是一座天然堡垒,所以在军事上必须确保山西,以牵制华北敌军的行动,遏阻战区扩大,因此日军以陆空联合作战,在机械化部队前导之下,对晋北发动猛烈攻势;国军为确保山西战略地点,乃有晋北平型关、忻口、太原等要地各战役。

九月初,我奉命驰援山西,留置工兵营,归石家庄行营主任徐永昌直接指挥,在平汉铁路沿线构筑工事。正太铁路局局长朱霁青拨以一列兵车,供应我由石家庄沿正太铁路西运所部军队,到太原转同蒲铁路北进,向大同方面集结,归第二战区(包括山西、绥远、察哈尔)司令长官阎锡山指挥。

我随乘兵车抵太原,即入城赴山西绥靖公署,没见到阎锡山,说是去雁门关督师,在关里靠山一个小村庄後面上窑洞设立「作战指挥所」。於是便去看山西省政府主席赵戴文。赵字次陇,山西省五台县人,时年七十一岁。赵氏告知:「八路军来了,要帮打日本人。」我说:「八路军能帮我们打日本人?」赵又说:「你怎知人家不帮我们?不要乱说哟。」随同去的一位营长陈宝山在旁听到,很不耐烦,这是十五军非常清楚的是非观念与决断的精神。

因为在过去五年的战争中,我对於共军认识十分透彻,只因现在抗战既起,以是藉著「抵御外侮」的口号,发表「共赴国难宣言」,取消「苏维埃政府」和「红军」名义,始受国民政府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後又改为「十八集团军」,加入抗战序列。当天晚上,赵坚留晚宴,以表欢迎之意,藉示地主之谊。这时正是阴历八月中旬,也是北方秋高气爽的时节,万里无云,月色分外晈洁,只见来人多是穿列宁装。

入座後,赵戴文首先介绍朱德和我两人认识。我当面把朱德压了一辈,说:「玉阶!你应该称我五叔喔!」朱德愣了一下,我继续说:「你和我侄儿献捷是拜把子兄弟,我两孙女都在你跟前寄著,是不是?」朱德连称:「是!是!」我又说:「这样你应不应该称我五叔?」朱连说:「应该!应该!」(按朱是四川省仪陇县人,时年五十二岁,云南讲武堂第一期毕业,後至德国留学,时大哥刘镇华长子刘献捷正在德国留学,异国相逢,结为盟友)於是各军传出刘茂恩是朱德的五叔,不知情者难怪要莫明其妙了。

随後赵戴文让大家各个自我介绍,由我起首,我说:「我是十五军军长刘茂恩。」他们都怔了一下。接著是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政委周恩来、及副总司令彭德怀,第一一五师师长林彪、副师长聂荣臻、第一二○师师长贺龙、副师长萧克,第一二九师师长刘伯承、副师长徐向前等。由於双方多年对打,乍然相逢,空气竟一时沉寂下来。

还是我举著酒杯先开口问道:「那一位是徐向前先生?我们来乾一杯!」他瘦高个儿站起来答说:「我不能喝酒。」周恩来凭他早年在黄埔军校任过政治部代主任老师辈的身份,急忙凑上数语,叫徐向前喝下,说是到了你的家乡,应该多喝几杯才是,还说:「就是死,也要喝。」我们两人就在这种情况下又乾了几杯汾阳名酒。徐向前带著酒意,忽然问道:「刘军长!你的大炮还有没有了?」我答说:「有!那是山西造,阎先生给的。」徐故作轻松状说:「当年土桥铺之役打得我好凶啊!曾伤亡七千人,好厉害呀!要不是我跑得快,真要成为你的俘虏了!」大家听了哈哈大笑起来。

在餐饮中,我感慨万分,想想彼此以前是相打了好多年的对头,如今竟然成为同一战线上对外的「战友」,把不可能的变成可能,再怎么说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宴毕、众人各自离去,我即乘火车转同蒲铁路北上,直驱大同。

九月十三日、本军先头部队第六十四师一九一旅到达怀仁县时,大同已弃守,我军为确保晋北要地,乃撤至平型关、雁门关、神池等长城内线防守。本军即奉命赶往占领平型关以西泰戏山至句注山东西之线,构筑工事。此时、我以第十三军团长指挥第十五军、第十七军和第三十三军等三个军,战斗序列如下:
(略)......

平型关,亦作平刑关,在山西省繁畤县东偏北一百三十里,即旧瓶形寨,音讹成为平型,乃是通灵邱县的要隘;西北连浑源县,东南接河北省阜平县界。

平型关之役,是我十五军正式参加抗日的第一次大战役,在指挥上更不敢掉以轻心。最初分配阵地时,本军在中央,十七军在右翼,三十三军在左翼,占领大石口、小石口阵地。中央阵地是左起北楼口堡,右迄乱岭口关,以六十四师为左阵地,六十五师(欠一九五旅)为右阵地。

军部及预备队第一九五旅驻扎在繁畤县东北四十里小冶镇。地势险阻,严密守备。讵知第十七军在南口作战损失很大,高桂滋据实报告,目前下来的官兵仅有八十三人,不能负担作战任务,才将他们安置在十五军後面收容整补,後来才慢慢凑合了二千来人,自然谈不上作战力量。十五军阵地正面已够过大,而今更将加重作战任务。

再说日军陷大同後,即会同陷冀西涞源方面之敌,以钳形攻势分向恒山、五台山区进犯,其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及临时配属之关东军独立混成第二十一旅团(酒井镐次),共约一万多人,於九月二十二日发动攻势,次日上午二时许,约千余人突入平型关,十五军正在激战中,忽然右侧翼遭受攻击,十时许、敌已进至恒山(标高二二一九公尺)东南五十四里地方,第六十五师一九四旅三八七团截击於隘路内,同时三八八团由两侧高地,凭依险阻,俯冲夹击,并用火力与逆袭,反复搏斗,迭挫顽敌,正欲予以聚歼之际,忽有千余之敌由东面向三八八团左侧背猛扑,在短促时间内,发生四、五次剧烈的肉搏战斗,双方伤亡惨重,残敌被迫向团城口、蔡家峪方向溃窜。第三八八团之第一、二两营,自营长陈宝山、张全兴以下军官死伤二十九员,士兵阵亡约四百名。

至於十八集团军则是协同参加左翼雁门关一带,所以在主战场正面没有见到他们的影子。在敌军第五师团(板垣征四郎)主力进攻平型关及团城口(在平型关西三十二里),情况紧急,早已跑开了,林彪部潜藏在关右山区杨镇。九月二十三、四日,敌军攻来,十五军给以严重打击,第二营(张全兴)官兵均受伤;幸第一营(陈宝山)及时增援,牵制敌军,予以夹击,才把日军打跑。

以後林彪获知敌军辎重队四百来人,多数徒手,少数步枪,在蔡家峪落後,乃乘机出袭。中共宣传的「平型关大捷」证明我的顾虑是不错的。

九月二十五日、由平型关突入之敌,被我晋军围困於六郎城(平型关西北十二里),双方相持,甚为激烈。九月二十九日、敌用汽车转运大部兵力,增派独立混成第十一旅团(铃木重康),亦系关东军临时配属作战,由怀仁县南进,突破三十四军(杨澄源)及三十三军防地雁门关及大小石口堡,从茹越口堡(在繁畤县北六十里)窜入,直扑铁角岭,沿滹沱河北岸进犯。三十日,陷繁畤县,威胁平型关一带十五军之後方,我军分兵驰援不及,遂於三十日之夜奉命转进。正是一点突破,全线崩溃的惨痛局面,不堪收拾。

此役,当时人不明真相,只凭各方宣传,或间接军报,被渲染得很热闹,就误以为人人都有参加一份,实际上并不是那么一回事。後世人若凭著那些资料,大做案头文章,纸上谈兵,那将会使平型关之役的面貌大大改观!


[ 本帖最后由 佣兵自重 于 2008-10-25 22:00 编辑 ]

附: 平型关之役之史料考证

Published in : 校友原创, 杂谈
七十年过去了 有几个中国人知道……?
Saturday, 06 December 2008 09:59
Last Updated on Saturday, 06 December 2008 16:16
 
Copyright © 2019 Nankai Alumni Associ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Joomla! is Free Software released under the GNU/GPL License.